一生守护洞庭安澜——记守护一江碧水的优秀共产党员余元君

作者:刘扬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6日 来源:新华网

?? “作为‘洞庭人’,作为共产党员,要为洞庭湖谋长远,功成不必在我,但建功必须有我!”

?

  铮铮誓言,一生遵循。

?

  1月19日,湖南省水利厅原副总工程师、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以下简称洞工局)原总工程师余元君,因连日奔波劳累突发疾病,在洞庭湖区钱粮湖垸分洪闸工程建设工地不幸殉职,年仅46岁。

?

  46岁生命定格,23载心忧洞庭。

?

  余元君一生的时间刻度简洁、专注,从1996年进入洞工局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他都在倾尽全力“守护一江碧水、一湖清水”。与时间刻度并行向前的是,洞庭湖区3471公里一线防洪大堤、226个大小堤垸都被他用脚步丈量。

?

bes365体育投注  一支笔、一张纸,余元君能精确画出洞庭湖区水系图、工程分布图,被称为“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书”。经手水利工程项目资金过百亿,对求情通融者或想承揽项目的亲友,余元君铁面回绝“扯这个事,免谈”。他又是众人心目中的“导师”,业务问题可以24小时咨询,他不厌其烦并勉励他人“做事要做到极致,拿出精品”。

?

立志治水:随潮涨潮落做起一个关于水的梦

?

  余元君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洞庭湖区水利工程图》,上面水系复杂、江河纵横、部分河道水流顺逆不定——万里长江,险在荆江,难在洞庭。这张工程图也承载和浓缩了余元君一生的夙愿和工作轨迹。

?

  “随河水涨落,我悄悄地做起一个关于水的梦”。1972年出生于洞庭湖畔湖南省临澧县的余元君,18年岁时毅然报考了天津大学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他在入党申请书中写道,“1990年适逢大旱,庄稼无收,深感农业靠天吃饭之原始落后,希望能为家乡有所贡献。”

?

  一份初心,一生践行。

?

  23年间他走遍洞庭湖区的水系、堤防和垸子,参与各类审查500多场次,编撰整理的报告、图册可以塞满一间办公室。因对洞庭湖区水系、工程分布以及水利政策法规和技术标准了然于胸,他被同事称为“湖里精”。

?

  “他一点点时间都要利用起来,每件小事都要做到极致。”曾同余元君一室办公的洞工局副局长向朝晖印象中,“他没事就在看书、在写、在画,或是把工作、资料分类整理和电子化”,余元君对水利工作掌握的深度和广度连他这个“老水利”都自愧不如。

?

  2018年8月,余元君一家三口十多年来首次一起出门旅游来到了都江堰,他告诉妻儿,“都江堰修建了两千多年了,还在正常发挥作用,是真正的精品工程,洞庭湖的工程也要修成精品。”妻子黄宇说他是“工作狂,旅游也没忘了工作。”

?

  “我们做的每一项工程,都事关老百姓安危,一定要认真负责,保证质量。”在这个信念的指引下,余元君留给同事们的是伏案忙碌或是湖区穿梭的身影,留给家人的是半夜时分书房的灯光和敲打键盘的声音。

?

清白若水:拿合同来,按程序办,扯别的免谈

?

  在余淼眼中,七叔余元君极其严厉。大学学习水利施工专业的余淼,毕业时找七叔安排工作被断然拒绝。一家企业知道叔侄二人的关系后,主动邀请余淼来上班。余淼和七叔提及此事,被厉声斥责“你好好工作,别想着走歪门邪道,不是靠自己本事得到的,别去碰!”

?

  余元君一家有兄弟姊妹9人,他是唯一一个考上大学、有公职的。六姐夫想通过余元君承揽些水利工程项目,“给谁做都是做,我保证质量”。对此,余元君不留情面,“扯这个事,免谈”。直到余元君殉职,没有一位亲友通过他承揽过水利工程项目。

?

  瓜田李下,一身清白。

?

  近年来,大江大湖建设投入加大,余元君主持的技术评审和招投标项目数百个,经手资金达百亿元。余元君常常告诫洞工局工作人员,“我们管理上亿资金,管的是国计民生的大事,用实每一笔钱,是我们职责所在。”

?

  众多上门找关系、求情通融的人吃了闭门羹,久而久之余元君留下了一句口头禅,“拿合同来,按程序办”。

?

  为适应洞庭湖三级法人管理模式,规范工作流程、提升工作效率,减少项目法人与项目承建单位直接接触,压缩腐败滋生空间,余元君牵头开发了洞庭湖项目管理系统,对工程建设全方位、全过程监管,被誉为“千里眼”。

?

  2016年,余元君母亲去世。治丧期间,余元君老家荆岗村党总支书记余海波问他,“怎么没看见你单位同事过来?”余元君平静地说,“我没有告诉单位,有规矩!共产党员干什么事,都要把规矩挺在前面!”

?

温润如水:人一生不用追求名利,但必须要有成就感

  

?? 湖南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总院洞庭湖研究中心徐悦至今对余元君“随和、耐心、严谨”记忆犹新。2017年徐悦的业务文章《洞庭湖区崩岸治理研究》请余元君指导。作为入职不久的年轻人,徐悦对总工程师心怀敬畏,“我原以为他只会提些宏观的建议,没想到余总工很随和,招呼我坐下、逐字逐句地进行修改。”

?

  “他认真得让人感动。”湖南省水利厅人事处主任科员石晶晶1月17日看到余元君生前审核的工程审计报告,每份都贴满了便签,甚至几十万方的土方工程中一两百方的统计出入都被他指出。

?

  使命在肩,尽心尽力。

?

  “我们到基层一次不容易,要尽可能多的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余元君生命最后三天的出差行程同样安排得很满。一同出差的洞工局纪炜之估算,前后50个小时,往返400多公里调研了5个项目工地,开了3场会议。

?

  回想起余元君倒下的场景,纪炜之言语哽咽,“他是将工作融入生命的人,常跟我们讲‘人一生不用追求名利,但必须要有成就感’。”

?

  “余总工很好打交道,有问题可以24小时咨询他。”钱粮湖垸分洪闸工程施工项目部副经理张彦奇回忆起同余元君打交道的过往,“对业务问题很上心,经常给我提供各类学习资料。”站在余元君殉职的会议室,他红着眼眶说,“余总工朴实、敬业、博学、平易近人,他的离世让我失去了一位好导师。”

?

  2018年12月14日,余元君在给同事们上的最后一堂党课上说,“今天,守护好一江碧水、一湖清水的重担,历史地落到了我们肩上。作为‘洞庭人’,作为共产党员,要为洞庭湖谋长远,功成不必在我,但建功必须有我!”

?

  现在余元君办公室的书架上排列着70余本工作笔记,记录着洞庭湖区的点点滴滴,最后一本绝笔于1月19日殉职当天钱粮湖垸分洪闸工程建设工作会议上……

?

  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渺,个子不高、穿着运动鞋、挎着电脑包的身影魂归云梦;“一生治湖,用一辈子保三湘四水安澜”的夙愿回荡在潮起潮落的蓝天碧水间。(责编:那萨? 编辑:易瑜)

?

?

?

?

?